>尊龙人生就是博-ag旗舰平台尊龙>攸克地产>  正文

手机看新闻

普华永道、香橼与恒大-尊龙人生就是博

攸克地产2024-04-17 09:53:36来自北京市

pc/fcq/2024/04/17/95f9218e-8203-4130-821b-f1f1f45f3962.png

朋友们应该记得,不到一个月前,我们写了篇稿子,《恒大财务造假,普华永道罪责难逃》,直接指出,在恒大巨额财务造假这个问题上,长期担任其审计师的普华永道:有罪。

堡垒是最先从内部攻破的。普华永道也不例外。

4月14日,一封公开信在社交媒体传播开来,其标题简洁明了:《是谁把普华永道带入恒大这个火坑的?》,落款是:一部分普华永道合伙人。落款时间写的是2024年3月,应该是先发给了普华永道的高管,至少过了半个月才流到了外面。

其实这是一封内部举报信,矛头直指普华永道原中国区主席、首席合伙人、首席执行官赵柏基。虽然这更像是一场公司权力斗争的内讧,甚至有转移恒大审计矛盾焦点的嫌疑,但该举报信还是透露了一些有意思的信息。

信的主要内容是:

1、中国区少数合伙人收入畸高:以赵柏基为首的核心圈,不到10个人每年分走2个亿(应该是港币),内部称为“两亿俱乐部”,是每年哦。

2、审计质量管理成为政治斗争的手段。赵柏基是原安达信出身,普华永道几乎所有审计质量管理岗位均由安达信合伙人控制。并且逃避集团国际网络所的质量检查。

3、普华永道亚太区管理基本瘫痪。普华永道澳大利亚曾发生了严重违法行为,赵柏基亚太区首席一职被停职,开除了37名合伙人和近500名员工。

4、普华永道相互制衡的公司治理结构形同虚设。进而提出了中国会计师事务所的公司治理问题。

5、普华永道在大陆接受财政部调查,在香港面对恒大人起诉,这是普华永道必须面对的。普华永道是否协助恒大、协助偷税漏税逃税,是否有非法协助他们把钱转移到境外,财政部等有关部门必须检查(调查)。

注:这也是普华永道透过非正常渠道首次披露,财政部正在调查该公司。

特别有意思的是,公开信认为,赵柏基执掌普华永道中国区10年,没人能制衡他,由此提出,“合伙企业选一最重要的考虑因素还是人品”。看到这里,攸克君几乎笑出了声:哪个公司不是这样?他们还建议取消赵柏基的退休庆功会,把钱留下来准备赔给恒大的投资者。这些会计师们也太可爱了。看来这庆功会的预算也不少。

不过,看过公开信全文,不难发现,它除了指责赵柏基等核心圈子疯狂分钱,重用亲信,打击异己,这些在很多公司普遍存在的现象,并没有抖出多少外界关心的实锤猛料。

写这封公开信(举报信)的部分合伙人,初衷是,“不希望普华永道倒下”,大部分合伙人是优秀的、敬业的专业人士,赵柏基一伙才是恒大财务造假的帮凶。

这里有个背景。我们在3月19日的文章里也写到了,2002年爆出的美国安然公司造假案,其审计机构、曾经位列全球“第五大”的安达信,就因此倒闭了。惊奇的是,公开信举报的赵柏基反而是“受益”个体,他从安达信来到普华永道,名利大丰收。

恒大史无前例的财务造假,其审计师要承担怎样的责任,是人们普遍关心的。普华永道在10多年的时间里,都出具审计无保留意见,这家聚集了全球最精明审计人员的著名机构对恒大猖狂做假竟然毫无察觉,是绝对说不过去的。

“罚它个倾家荡产”,是我们听到的比较多的一句话。所以,很多人都呼吁财政部对普华永道进行彻底调查,并将真相公诸于众。

鉴于案情重大,司法机关应提前介入或提供协助。正如公开信提到的,普华永道是否协助恒大、协助偷税漏税逃税,是否有非法协助他们把钱转移到境外(许氏家族500多亿分红是怎么转移到境外的),司法机关直接介入,可以调查得更清楚。

针对前述普华永道部分合伙人的公开信,普华永道中国区原主席赵柏基和现主席4月13日联合发出内部邮件,称该公开信是“完全错误和不正确的”。

4月14日下午3点,普华永道中国区在香港、上海、北京、深圳、广州等五地同时召开特别合伙人会议。据“金石笔谈”说,写举报信的合伙人与中国区管理层双方已经谈拢,前者威胁要写的第二封公开信已彻底隐藏。

这说明,举报信的合伙人,并不是真要替公众寻找恒大造假案的公义,而是有他们自己的利益诉求。那么,普华永道在恒大审计事务上的责任问题,就有待财政部的调查结果了。

4月15日晚,普华永道中国尊龙人生就是博官网挂出了普华永道中天会计师事务所(特殊普通合伙)的一则严正声明,称近日注意到一封自称“一部分普华永道合伙人”署名的匿名信,含有有关普华永道及部分合伙人的不实信息,相关言论与事实明显相悖,严重侵害了普华永道的声誉和合法权利,造成了恶劣影响。其已报案。

普华永道的失职,不能不令人想到一家曾经的做空机构,香橼。

2012年6月,香橼发表了一份57页的报告,历数恒大地产4宗罪和7项危机,直陈恒大通过6种方式夸大资产,降低负债。香橼认为,恒大当时拥有高达710亿元人民币的资金需要在账目进行减值,其股权价值应该为负360亿元。而当时恒大的市值是200多亿港元。

毫不奇怪,香橼报告遭到恒大的猛烈反击,并被后者告上法庭。官司一打就是四年多,最后,香橼被罚160万港元,5年内禁止进入香港市场。

恒大集团完胜。

2021年底,恒大后,香橼创始人安德鲁·莱福特接受媒体采访时说:2012年撰写的报告是正确的。“我(十年前)所写的一切都成了事实,中国人民正在遭受这一切。”

2023年8月,莱福特在社交平台上再次提到恒大,说:“6年前的本周,香橼因提醒投资者恒大即将破产而被香港法院处罚……我们可能得不到道歉或退款,但有时真相就是足够的回报。”

必须指出的是,香橼发表的一批做空报告,并非都是准确、客观的,而是有相当大的比例被市场摒弃,或无法证实。成熟的资本市场之所以设计允许有做空机构、做空资本的存在,一方面是作为一种市场的对冲和平衡力量,另一方面可视为对公众发出的提醒和警示,同样非常重要。

投资者可以不相信它们的报告,但乌鸦的聒噪本身就有其存在的意义。香橼们是逐利的,甚至是吸血的秃鹫,但反过来,如果都只是行善,做公益,那所有的调查机构和机构,都应该消灭。对了,暂停融券的时间里,中国a股也没有上涨。

站在道德的制高点看,香橼们是不名誉的。内外夹攻之下,2021年1月29日晚间,香橼在社交媒体宣布,停止做空研究,专注于做多机会。

这一年的12月,恒大正式官宣。

又过了两年多,2024年3月18日,中国证监会公布初步调查结果,2019-2020年的两年间,恒大合计虚增收入5641亿元,虚增利润920亿元。举世震惊:知道恒大造假,但不知道它造这么可怕的假。

许多人事后诸葛:如果当初香橼不输官司,它的警告被大家重视,是不是就不会发生后面的事?不好说,很可能,该发生的一定会发生,只是换一种形式。

按照制度设计,审计事务所是上市公司外部审计和监督的重要组成部分,香橼作为业余调查机构能发现的问题,普华永道这种精英荟萃的全球著名专业机构也一定能够发现。可惜,没有如果。

无论怎样精致圆润的制度设计,都存在缺陷;正如貌似公允客观的全球四大之一的普华永道,公司治理同样存在无法制衡一的问题。

还有一段题外话。有位粉丝在上次文章里提出一个疑问:

2018年财报,恒大营收4662亿元;2019年财报,营收4776亿元,证监会认定当年虚增2139亿元,实数应为2636亿元;2020年财报,营收5072亿元,证监会认定当年虚增3501亿元,实数应为1570亿元;2021年营收2500亿元,2022年营收2301亿元。

如果2018年没有造假,从2017年的3110亿元,增长到4662亿元,也是一个非常突兀的数字。

恒大的黑洞太深了。这头怪兽,究竟吞掉了多少资产,即使有关部门花大工夫调查,可能也无法抵达全部真相。

免责声明:本文系注册用户(作者)在房产圈发布,房天下未对内容作任何修改或整理。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房天下立场,若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进行投诉。对作者发布之内容,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精彩评论(0)

还可以输入200

‖ ‖ ‖ ‖
bd   
c  qt
 fjsw
 gn  
    x
 h  z
‖ ‖ ‖ ‖ ‖
尊龙人生就是博 copyright © 北京搜房科技发展有限公司
beijing soufun science&technology development co.,ltd ag旗舰平台尊龙的版权所有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400-153-3010 举报邮箱:
网站地图